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
評分
財閥的小撩妻
財閥的小撩妻 作者:顧寧願薄靳夜 分類: 都市 761 人在讀
顧寧願被傳在酒店夜會三男,從此身敗名裂,還被顧家驅逐。五年後,她帶著三胞胎迴歸,整個京都的名媛為之一驚,紛紛看緊自家的老公。誰知,顧寧願扭頭,就嫁給了京都第一財閥大佬!眾人驚掉下巴,直呼薄家那位眼瞎。後來,顧寧願馬甲掉落……天才神醫、神秘組織老大、知名珠寶設計師和創始人,驚掉無數人眼球。渣妹,“馬甲再多,不還是浪女一個?生的孩子都父不詳!”財閥大佬,“孩子的父親是我,你說誰父不詳?”
重生之搏浪大時代
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作者:斷刃天涯 分類: 都市 1 人在讀
重生不是萬能的!一個小心翼翼的重生者,靜悄悄的存在,願望是儘早實現財務自由,從此過上豬一樣幸福的生活。生在那個大時代,卻發現很多時候身不由己,彆無選擇。各位書友要是覺得《重生之搏浪大時代》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裡的朋友推薦哦!重生之搏浪大時代最新章節,重生之搏浪大時代無彈窗,重生之搏浪大時代全文閱讀.各位書友要是覺得《重生之搏浪大時代》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裡的朋友推薦哦!
最新更新: 第九百五十章
主角是顧寧願薄靳夜的小說
顧寧願被傳在酒店夜會三男,從此身敗名裂,還被顧家驅逐。五年後,她帶著三胞胎迴歸,整個京都的名媛為之一驚,紛紛看緊自家的老公。誰知,顧寧願扭頭,就嫁給了京都第一財閥大佬!眾人驚掉下巴,直呼薄家那位眼瞎。後來,顧寧願馬甲掉落……天才神醫、神秘組織老大、知名珠寶設計師和創始人,驚掉無數人眼球。渣妹,“馬甲再多,不還是浪女一個?生的孩子都父不詳!”財閥大佬,“孩子的父親是我,你說誰父不詳?”
顧寧願薄靳夜小說
顧寧願被傳在酒店夜會三男,從此身敗名裂,還被顧家驅逐。五年後,她帶著三胞胎迴歸,整個京都的名媛為之一驚,紛紛看緊自家的老公。誰知,顧寧願扭頭,就嫁給了京都第一財閥大佬!眾人驚掉下巴,直呼薄家那位眼瞎。後來,顧寧願馬甲掉落……天才神醫、神秘組織老大、知名珠寶設計師和創始人,驚掉無數人眼球。渣妹,“馬甲再多,不還是浪女一個?生的孩子都父不詳!”財閥大佬,“孩子的父親是我,你說誰父不詳?”
她帶著三個萌寶強勢歸來
她帶著三個萌寶強勢歸來 作者:顧寧願薄靳夜 分類: 都市 2004 人在讀
顧寧願被傳在酒店夜會三男,從此身敗名裂,還被顧家驅逐。五年後,她帶著三胞胎迴歸,整個京都的名媛為之一驚,紛紛看緊自家的老公。誰知,顧寧願扭頭,就嫁給了京都第一財閥大佬!眾人驚掉下巴,直呼薄家那位眼瞎。後來,顧寧願馬甲掉落……天才神醫、神秘組織老大、知名珠寶設計師和創始人,驚掉無數人眼球。渣妹,“馬甲再多,不還是浪女一個?生的孩子都父不詳!”財閥大佬,“孩子的父親是我,你說誰父不詳?”
財閥的小撩妻最新章節
財閥的小撩妻最新章節 作者:顧寧願薄靳夜 分類: 都市 2764 人在讀
顧寧願被傳在酒店夜會三男,從此身敗名裂,還被顧家驅逐。五年後,她帶著三胞胎迴歸,整個京都的名媛為之一驚,紛紛看緊自家的老公。誰知,顧寧願扭頭,就嫁給了京都第一財閥大佬!眾人驚掉下巴,直呼薄家那位眼瞎。後來,顧寧願馬甲掉落……天才神醫、神秘組織老大、知名珠寶設計師和創始人,驚掉無數人眼球。渣妹,“馬甲再多,不還是浪女一個?生的孩子都父不詳!”財閥大佬,“孩子的父親是我,你說誰父不詳?”
都市仙尊
都市仙尊 作者:洛書 分類: 都市 82 人在讀
泰山之巔,一道雷電劃破虛空,破碎了泰山之巔的祭天台,白日驚雷,加上又打碎了古代遺蹟,一時之間惹起熱議。去往通州的一輛動車上。一個青年神情恍惚的坐在車上,青年刀削一般的臉頰顯得有些蒼白,但是卻難掩那一抹淩雲之意,透露著一股不凡氣魄。“我真的重生了?或者隻是幻覺?”青年歎息一聲,仔細感應了一下,發現體內的太皇經如同蒼龍蟄伏在深淵一般,無法喚出,此刻體內所有的修為消失的乾乾淨淨,隻餘下太皇經的一絲護體氣息。“看來我是真的回來了,居然回到了地球,而且還是二
傅總_夫人又鬨離婚了
傅總_夫人又鬨離婚了 作者:容姝傅景庭 分類: 都市 13 人在讀
結婚六年,容姝如同一個保姆,失去自我。男人的一席話,讓她幡然醒悟,“漫音要回來,明天你搬出去。”“好,我們離婚。”容姝轉身離開。再見麵時,她在彆的男人懷中。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。“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?”“這是我的事,好像和傅總無關。”女人笑靨如花。
左少新妻颯又甜
左少新妻颯又甜 作者:左辰夜喬然 分類: 都市 1793 人在讀
她是能精確到0.01毫米的神槍手。本是頂級豪門的女兒,卻被綠茶婊冒名頂替身世。他本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專情總裁,卻因錯認救命恩人,與她閃婚閃離。他從冇想過,有一天,她會用冰冷的洞口指向他的心臟。“這一顆,送你去給我的孩子陪葬!”她扣下食指……
最新更新: 第1809章
傅總_夫人又鬨離婚了
傅總_夫人又鬨離婚了 作者:容姝傅景庭 分類: 都市 17 人在讀
結婚六年,容姝如同一個保姆,失去自我。男人的一席話,讓她幡然醒悟,“漫音要回來,明天你搬出去。”“好,我們離婚。”容姝轉身離開。再見麵時,她在彆的男人懷中。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。“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?”“這是我的事,好像和傅總無關。”女人笑靨如花。